九亿少女的梦

【彦归正传】爱啦啦

寻柳:

>无脑小甜饼,同居日常


>勿上升


>圈地自萌  ooc


——


  周彦辰有个儿子,小名叫富贵儿,一口的小奶音,身材比例极好,英俊潇洒帅气逼人,性格还特讨喜,尤其受小区里老人小孩儿的喜爱。


  比如说,个个看见它都要凑上来摸两把蓬松的狗毛。


  富贵这名儿是朱正廷起的,一开始周彦辰觉得,他这是在报复黄明昊。


  后来朱正廷说,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,你忘了吗,这狗是我们买房的时候丞丞送的,名儿也是他起的。


  于是范丞丞好心好意送条狗不仅被人污蔑,还挨了黄明昊一顿打,就很bad。


  最后在黄明昊的强烈抗议下,富贵儿有了个大名。


  叫周二花。






  周二花是一只哈士奇,刚送来时可以轻松将它捧在手心虔诚的供养,后来越长越大,月月都要长个20斤,到现在站起来已经可以扑到周彦辰的胸口处。


  每天早上,周彦辰都是被二花踩醒的,说起来这狗还挺有灵性,天天光踩周彦辰,就是不踩朱正廷,哪怕每天他俩都是相拥而眠,周二花永远能够找到周彦辰睡在哪一边,然后原地起跳,精准降落。


  对此,周彦辰很是无奈,是谁说哈士奇傻来着?


  胡说八道!






  朱正廷其实挺会做饭,但是他不愿意起床。


  每天周彦辰被儿子踩醒后,都会先盯着朱正廷的睡颜看会儿,看到嘴角疯狂上扬,再给人一个黏糊糊的早安吻,然后起床准备早餐。


  一般来说,哪怕朱正廷还睡得迷迷糊糊,也会软绵绵地搂着周彦辰的脖子回吻,用他自己的话讲,这大概是情人间的本能。


  刚开始朱正廷还挺拒绝,觉得没刷牙怪不干净的,结果被周彦辰一句话给堵了回来:


  “不存在的,仙子没刷牙也是香的。”


  朱正廷跟黄明昊讲这事的时候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甜蜜,后者只能翻个白眼表示,妈的痴汉。


  这还是碍于朱正廷犀利的眼刀,他本来想说妈的变态来着。






  家里的生活用品都是朱正廷置办的,他买了两支牙膏,一支柠檬味一支薄荷味,用着用着就用串了,有时候两个人嘴里飘的还是混合味。


  最后就连丁泽仁都知道,一旦闻见薄荷柠檬味,不用想,他彦辰哥和正廷哥今天早上一定心情很愉悦。


  这对一个钢铁直男来说简直是直击灵魂的伤害。






  “二花!走!遛弯儿去!”


  听到这话周二花就很开心,叼着遛狗绳就往朱正廷身边凑,亲昵的很。


  周彦辰心情很复杂,嚯,您还挺有自知之明,知道得用绳儿拴着自己。


  遛狗对于周彦辰来说就是噩梦,周二花同志秉承着一年四季都是春天要耍朋友的宗旨,见着条狗就死命往上扑,拉都拉不住。


  “二花回来!那是条公狗!”


  “汪汪!”


  “它说啥?”周彦辰一边侧着身子拼命拽一边回过头问朱正廷。


  “它说,凭啥你们俩男的能在一起它就不能找小公狗。”


  周彦辰: ……


  行吧,合着还是他理亏。


  这不行,得好好教育,于是遛完狗回家周彦辰一脸严肃跟二花一人占一边沙发面对面坐着,大眼瞪小眼,互相龇牙。


  “我跟你小爸那是真爱,你也得找到真爱才能在一起。”


  “汪!”


  “还顶嘴,我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。”


  “汪汪汪!”


  “反了你了,锁我喉是吧!黑虎掏心!”


  朱正廷: ……


  所以说,某种意义上,遛狗对朱正廷来说也是噩梦,千万不要让男朋友带狗,智商很容易被同化的。






  朱正廷很喜欢看恐怖片,刚搬家的时候淘了一箱子的恐怖片。


  但是他一个人不敢看,于是便拉着周彦辰一起,后来他发现,还不如一个人看。


  因为周彦辰比他叫得更大声。


  “我靠正廷!这个鬼吃人!太可怕了…”


  “我的妈呀…”


  “嘿嘿,这鬼长得真丑。”


  朱正廷: ……


  然后他果断按了关机键,什么被男朋友搂在怀里轻声安慰,不阔能,这辈子都不阔能。


  后来他们改看爱情片。


  “这两个主角简直就是脑子有病,有什么误会不会直接讲吗,非要搞得这么你死我活的。”


  “……”






  正常情况下,两个人会轮流做晚饭,朱正廷买了一条粉色的围裙,一三五他穿,二四六周彦辰穿,星期天出去吃。


  周彦辰很喜欢在朱正廷做饭时从背后搂着他,每当这种时候他都有种异样的满足感,面前这人整个人都是他的。


  “别闹。”


  朱正廷拍开周彦辰在自己脖颈处不停蹭的脑袋,作势要用小拳拳给他松松骨,当然了,这种时候周彦辰权当这人在跟自己撒娇,反正也舍不得真打。


  后来周彦辰做饭时朱正廷也想这么干,结果这人直接扔了锅铲转身敞开怀抱。


  “来吧,狠狠蹂躏我,不要客气。”


  “哎!锅!锅!”


  腾起的巨大火焰直接烧黑了锅台前的半边墙,每次周彦辰都要指着这块大黑斑挺起胸膛,看,这是我们爱情的杰作。


  然后朱正廷再也没去打扰过周彦辰做饭。


  他真的很想拍个视频给周彦辰那些员工看看,你们眼里的霸道总裁在家里都是怎么撒泼不要脸的。






  除了要遛弯儿,周二花还要洗澡,这是个体力活儿。


  倒不是说洗起来有多麻烦,只是洗澡半小时,捉狗要他娘的两小时,只要看到朱正廷戴上橡胶手套,周二花就开始满家里躲。


  “还跑是吧,回回洗个澡就跟要了你的命似的。”


  把周二花从床底拖出来,周彦辰气沉丹田,猛地将狗抱起,扑通扔进浴缸,然后扶着墙大喘气。


  “我觉得咱儿子该减减肥了,我抱你都没有这么费劲。”


  “瞎说什么,拿我跟狗比呢?”


  “嘿!有什么区别,你俩都是我祖宗,一个大祖宗一个小祖宗,两个心肝宝贝甜蜜饯儿,都得小心养着。”


  朱正廷脸一红,“还瞎说,哪个要你养啦。”


  “小祖宗呗。”周彦辰甩甩胳膊过来帮忙。


  “合着我还是个小?”


  “哪能,大祖宗得供着。”周彦辰笑笑继续道:“小祖宗得疼着,你可不是小?”


  听了这话朱正廷又止不住的头疼,刚谈恋爱那会儿周彦辰见了自己紧张得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,现在这嘴皮子利索得一口一个甜言暴击不知道跟谁学的。






  有早安吻自然也少不了晚安吻,两个人在一起几年,很少吵架,天天腻歪得跟热恋小情侣似的。


  “喏。”


  朱正廷洗完澡跨坐在周彦辰身上主动凑上去,后者自然是从善如流,兜着朱正廷的背附上一个轻吻。


  对于亲亲这事上,比起热烈的深吻,朱正廷觉得这种浅尝辄止更甜,既小心又深情。






  关了灯,朱正廷在周彦辰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,听着这人平缓的心跳声,觉得安心无比。


  “睡了吗?”


  “还没。”


  “要不要来看一场惊险刺激的恐怖片?”


  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
  “要不要来…”


  “前面那句。”


  “睡了吗?”


  “睡了。”


  “……”


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2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