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亿少女的梦

【彦归正传】手可摘星辰 (上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

桃樂:

承诺给大家的出道正正受车,第一篇开的是彦归正传。车在下一章里,大概预定周天晚上or周一晚上开车!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黄昏已经过了,空气里却还留着白天粘腻的气息。周彦辰整了整一丝不苟的衣领,舞台灯晒得很热,见面会马上就要结束了,他一边担心着自己的妆会不会被晒化,一边借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看朱正廷。金发男生妆容完美,正挂着标准笑容回答问题,手里拿着五六个媒体的麦克风,他其实拿不住那么多,只能半拿半抱,那些媒体形象各异的卡纸标志架在他怀里,好像一堆玩具。他抱着那堆玩具露出八颗牙,伶俐地将谈及他与周彦辰不和的问题挡了回去。




“没有啊。都是好兄弟。嗯,嗯,对。”朱正廷像是所有明星回答问题时一样,解释完之后加上好几个没什么意义的肯定语气词,他讲话就咬字很特别,认真时一字一字地咬得很重,随意时带着南方口音,自有他的辨识度。今天他的刘海撩上去了,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,眉毛画得英气,回答完记者的话,他将脸微微转向站得离自己最远的周彦辰,那么亮的目光顺着眉峰射过去,是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锐利。周彦辰觉得那道目光,擦过自己的脸,利得有金石之声,留下堪堪血痕。于是他也挂上微笑附和:


“是啊,好兄弟。”


脱口瞬间,周彦辰发现朱正廷的目光软化了,但那一汪春水并没有再给自己,而是赠给场外无数尖叫的粉丝。










九人鞠躬离场,朱正廷快步走在最前,周彦辰压后。远离了媒体,朱正廷的脚步渐渐慢下来,被队友们一个个超过,在他离周彦辰还差一个身位的时候,周彦辰长腿一迈,正好与他并肩。这里还不能算安全区域,但朱正廷已经蹭近周彦辰,放松地笑了。拐个弯便是休息室,真正的安全区,朱正廷更是毫无顾忌地挽住周彦辰的手臂:


“彦辰,我热死了。”




又来了,朱正廷式撒娇,没有什么目的性,随意发散着可爱魅力,叫人移不开眼。这个主办方开源节流得厉害,连空调都不开,他俩坐在休息室的角落,离别人都远远的,队友们也很识趣地不打搅,朱正廷的声音小小的,轻轻的,好像颗银坠子挂在周彦辰耳垂上:


“真热呀。”他脱了外套,将衬衫纽扣解开两颗,露出漂亮得过分的锁骨,又用手不住地扇风。上升的体温将他身上的香气蒸腾起来,从那道宽宽的领口一直烘进周彦辰心里。




周彦辰心里被烘得踏实了些,却仍烦恼着。那边朱正廷黏糊糊地撒着娇,他又不能不理,要不然,朱正廷就要向别人撒娇去了。他只得将一直嘟嘟囔囔好热的人圈过来,先是捋了一把毛,然后提议:


“那别在这呆了,早点回去吧。”




这话合了朱正廷的意,若不是大家都在,他巴不得马上在周彦辰脸上吧唧一口,他站起来再次像个好哥哥一样,轻快地建议大家不如早些逃离酷热地狱,索性马上把衣服换下来还给服装部,回去住处再舒舒服服地卸妆梳洗。这个建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,明后两天都是休息日,不少人在被访问完之后就已经进入了休息状态,当然是越早离开工作场所越好。飞快地换好衣服后,全队便一窝蜂钻进大巴,朱正廷自然也是跟周彦辰坐一块,车里的灯关了,冷气却开得很大,在一片令人放心的黑暗中,他大胆地与周彦辰亲密。明明在玩手机,朱正廷拿着手机的手依然要挽过周彦辰的手臂,他的脸枕在周彦辰肩上,仿佛那条胳膊是世界上最舒服的抱枕。他喜欢周彦辰,周彦辰也喜欢他,他们俩一个队出道,住同一间宿舍,没有比这更好的事。




周彦辰感受着朱正廷软软的头发蹭着自己的脖子,有些痒痒的,他看见朱正廷正拿小号偷偷点赞关于自己的微博,时不时还要在评论里安利一波:【我家周小花又努力又可爱,请大家了解一下】,再带一张照片,将粉丝的语气学得惟妙惟肖。周彦辰看在眼里,只觉得那人的头发蹭过的地方,又痒又麻,一浪一浪地泛到胸口处,变成一汪酸楚。周彦辰非常非常喜欢他的正正,非常非常喜欢。




实在是太喜欢了。




周彦辰握过朱正廷正忙着装小粉丝给自己转赞评的手,拉到唇边亲了一下。一下不够,又亲一下。朱正廷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整得又甜又愣,用力仰头看他,车外路灯的光快速地淌过他的眼睛,显得朦胧又迷人。于是周彦辰又亲了一下,不止亲,还在他刚才勤奋作业的大拇指尖上咬了一口。朱正廷顿时倒抽一口凉气,一爪子挠上周彦辰脖颈,钝钝的指甲留下五道红印。




“周彦辰,你不讲卫生!”暴力仙子挠完不算,还得言辞指责。周彦辰揉着那几道红印,向朱正廷呲了呲他引以为傲的一口好牙。


“邋遢大王装什么洁癖呢?”


“什么呀!”朱正廷使劲推了他胳膊一把,正色道:“刚才手碰过多少东西呀,你吃下去了生病怎么办!”


原来还是担心自己啊。周彦辰笑着说知道了,然后把酒精洗手液拿出来,好好给朱正廷抹了个匀,朱正廷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好看的地方,一双手皮肤白细,骨节分明,跟他本人一样,又漂亮又有气质。自己当初就看了一眼,就爱他爱到骨子里去了。


“干干净净的了,满意了吧?”


“基本可以吧。”朱正廷点点头,摆出慈禧的架势往周彦辰方向抬手,周彦辰马上识趣的接过去,结结实实地再吻下去,酒精还没挥发尽,浓重的酒气冲进他鼻腔里,撞得他有些头晕脑胀。但嘴唇透过那层柔软的皮肤,触碰到底下几道不羁的筋骨,这种感觉却清清楚楚印在他心里。朱正廷不知道周彦辰这个闷骚怪心里那么多门门道道,他重新抱回周彦辰的胳膊,舒坦地切回自己的大号,继续刷微博。


周彦辰敦促朱正廷别装小粉丝了,赶紧营业一下,他嗯嗯嗯地答应着,翻起相册寻找可以发的照片,里面大多是自拍和跟同公司艺人的合照。他挑了张看起来还不错的组合合照,又加了张自拍,配文【谢谢大家今天来看我们哦!我爱你们!】,微博发出之后不过数秒,评论转发的数字便嗖嗖上升。








车子继续在黑夜中奔驰,朱正廷握着手机睡过去了,周彦辰将目光投向窗外,他真非常非常喜欢他的正正。但他喜欢的也是被好多好多人同时喜欢的朱正廷。他所知道的朱正廷,与大众所知道的朱正廷,拼凑起来,也许再加上点大家都不知道的碎片,就合成了完整又美好的朱正廷,比大家看到的美好还要美好。




完璧。


一个周彦辰不久前从队友追的日剧里听来的词。日语里形容“完美”的一个词,字面意思是没有瑕疵的美玉,他最近看到朱正廷,总会想到这个词。这个日文词的发音要比中文来得铿锵,重读而有节奏的三音节,周彦辰念书的时候,觉得名字是三音节总比双音节更突出有力。特别是当名字后面,还要配上“我爱你”,“我恨你”之类的主谓宾俱全的短句的时候。




朱正廷,我爱你。




每个字都重读,听起来就特别抑扬顿挫。




自从周彦辰对朱正廷一见钟情,那句话就常常敲打在他那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上,但那时他紧紧抿着唇不说出口,撞得脑内常常一阵阵回声。虽然两人在一起前关系已经比较亲密,但他可以确定朱正廷并没有对自己一见钟情,甚至入场时都没注意过他。确实,那时周彦辰留了个不适合自己的发型,没什么突出好看的点。而朱正廷就不一样了,出场时走路都带风,长得美玉无瑕,他们坐在阶梯座位上时,周彦辰就开始偷偷看他。旁边的练习生议论起来,什么什么在韩国参加过节目了,跳中国舞科班出身,周彦辰默默听着,心里暗叹这人这么厉害的啊。果然在舞台上,朱正廷舞姿潇洒无比,起手翻身优美如白鹤,那白鹤一展翼,直直飞入周彦辰心里。




朱正廷第一次分组就跟周彦辰分在一起,与优雅淡然的外表相反,他又没什么架子又爱粘人,周彦辰练舞到腿抽筋,朱正廷就马上给他按摩,要是朱正廷练累了,他就挂在周彦辰身上撒娇。可是朱正廷跟谁都一样好,在看着朱正廷跟别的练习生抱成一团的时候,周彦辰总是偷偷叹气,他从来没有指望过自己是特殊的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两个人的关系,踏出第一步的竟然是朱正廷。












那是在周彦辰的生日。关系好的练习生齐齐整整列成一排,逐个给周彦辰祝寿。那些孩子年纪小,个头高,穿着夹棉大衣好像一棵棵蓬勃的小杉树,讲话的势头也足,带着少年人的幽默,特别讨人喜欢。朱正廷是哥哥也是队长,排在边边上,全队人就数他穿得最少,一件薄薄的毛衣就下楼了。轮到他讲话的时候他手上还拿着小蛋糕,祝福语里都绕不开吃的,一句生日快乐讲得甜甜腻腻,趁机撒了个囫囵娇。




背后灯光将他的轮廓映得不真实,柔顺的棕发在光照下显出一圈毛绒绒的光晕,周彦辰着迷地看着,幻想朱正廷刚才早些到化妆室来,自己的手指就有机会在他的发丝穿梭。旁边黄明昊的疯狂索吻打断了他的幻想,他笑闹着往后退,瞥见朱正廷稍稍收敛的笑容,那人没有参与这场打闹,而是默默走到一边,在周彦辰的视线范围内消失。这让周彦辰不免有些心慌。可没过多久,朱正廷又回来了,这回他可裹得严严实实的,还戴着一顶渔夫帽,敢情刚才是冷了。不过他也没管这边还没轮完的祝福演讲,自顾自地走到周彦辰背后,在后面小车里挑吃的,估计是每样都尝了一遍,一口都没落下。




周彦辰甚至有点疑惑这家伙是不是纯蹭吃的来了,就在他这么胡思乱想着的时候,他后腰被揉了一把。摄像头没往这边拍,他困惑地回头,发现朱正廷依然在自己背后晃晃悠悠,一手小蛋糕一手牛肉丸,看起来没有闲到可以揉自己。结果才刚回身,周彦辰的腰又被袭击了一把,他猛地转过头去,朱正廷刚从他背后经过,装得一脸没事人的状态,嘴里还嘟囔,怎么没水果啊。但周彦辰刚才清清楚楚感受到了,这货用的是手肘。而且使的是真力气,那一下还挺疼的。




怎么回事?安徽人特殊的祝寿传统?










这边摄制组已经拉大全镜了,朱正廷犯完案没留给受害人一个眼神,飘飘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依然离周彦辰远远的,搞得周彦辰心里莫名一阵委屈。这边朱星杰正给他唱庆生歌,他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歌曲上。一曲唱毕,大家兴奋地拍手,周彦辰鞠躬向剧组致谢,而朱正廷则是将手藏在袖子里,玩起了对对拳,倒是很可爱。








“今天谢谢大家了,谢谢等了我一天……”周彦辰准备好了长串感谢词,朋友们也一起说谢谢,但有句话突兀地插了进来——




“彦辰我爱你!”




最边上朱正廷一句话说得响亮利落,完全不存在听错或讲错的可能。现场起码有超过十台摄像机,公开的,隐藏的,可朱正廷哪台都没有避,他突如其来的光明正大吓坏了所有人。他说周彦辰我爱你。


他讲完,手也终于从袖子里伸出来一点,用力鼓掌。手掌隔着袖子发出闷闷的响声,他用力地拍着,仿佛在祝周彦辰生日快乐,也仿佛在鼓励自己的勇敢。




周彦辰在那句话语里鞠躬再起身,非常错愕,忙探过身去握朱正廷的手。


“我也爱你……”他先是还不敢肯定。




但朱正廷松松地握过他的手,向他挑了挑眉,然后指尖在他手心里划拉了几下。不过是电光火石一瞬间,周彦辰凭借着朱正廷这几个动作领会到了一切,曾经无数次困扰他的回声再度在他脑内响起,他紧紧攥住朱正廷的指尖:


“正廷我也爱你。”




那人听后先是一愣,随即挂上甜蜜的笑容,后面星星串的灯光落在他的睫毛上,他一弯笑眼便簌簌抖落了,而他的手指在周彦辰掌心里调皮地蜷了一下,然后乖乖地被握着。


两秒之后,两人松了手,摆出标准微笑向大家道晚安,一切看起来没有变化,却也变得翻天覆地。




周彦辰在二十二岁生日的这晚,多了个男朋友。